早上我一走進辦公室,就看到兩位同事大聲談論他們丈夫對孩子的教育。粗暴的教育方式使孩子們非常害怕他們的父親。這使我想起了我父親對我的態度。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,我父親對我們幾個女孩很嚴格,幾乎沒有溫暖。在我的印象中,我父親總是有一雙大眼睛和一張嚴肅而冷漠的臉。我一直都很害怕他,經常害怕。他在餐桌上吃飯。我沒有他。我沒有他。有一次,我父親一坐在餐桌旁,我就接受了我的工作,站起來準備離開。我父親罵了我一頓,然後坐了下來。我嚇得坐在凳子上,戰戰兢兢地吃完了飯。我不知道吃什麼。當告訴我數學題時,我總是擔心他重重的一巴掌會不會打我的頭。我的頭腦一直很混亂,什麼都聽不見。經過交談,我父親明白了嗎?我不敢說不,我只能說我明白。「誰知道呢,」父親說,「如果你明白了,再告訴我一次!」!完了!完了!完了!生活是淒涼的!藏在哪裡?我的世界裡只有恐懼和悲傷。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,我與父親沒有親近感。當我上大學的時候,我的室友在我父親的懷抱里感到無聊和不安。我直視著那種幸福!我認爲這樣的父親是一羣人,受傷的孩子也是。我希望這樣一位父親能控制我的文章,改變自己,拿出最大的耐心,善待孩子,讓孩子們有一個快樂溫暖的家庭生活,一個無憂無慮的童年,一個陽光燦爛的記憶,一個和諧溫暖的父子關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