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學與科學蟲洞連體嬰兒是一種非常罕見的先天性畸形,大多數在胚胎期死亡,存活率只有20萬分之一。

連體人一個去世怎麼辦?連體姐姐死後,妹妹被迫和遺骸生存2天

今天的醫療技術在不斷改進。如果連體嬰兒出生,除高危病例外,大多數可通過手術分離爲兩個獨立個體。

據了解,世界上有200多個連體人接受過分離手術,其中90%發生在1950年以後。過去,醫療技術不發達,許多連體嬰兒從出生起就必須生活在一起。

連體人一個去世怎麼辦?連體姐姐死後,妹妹被迫和遺骸生存2天

此外,他們不僅要面對生活中的許多不便和周圍的不同看法,而且可能會在馬戲團中以猴子的身份出現,以牟利。

最著名的暹羅兄弟

連體雙胞胎在英語中被稱爲「連體雙胞胎」。據說這個詞最初被用來稱呼「暹羅兄弟」。

1811年5月11日,一對新生兒在泰國出生,但不同的是他們的腹腔是相連的。兄弟倆的名字是「昌」和「恩」。他們必須每天「互相看著」,依靠彼此站起來。

當時,泰國國王認爲畸形人會帶來災難,所以暹羅兄弟的母親被迫和她的孩子們躲在一起。張欣頑強地長大,學會了做家務、釣魚和其他技能。

當兄弟倆16歲時,一位英國船長用一大筆錢買下了他們,並將他們帶到美國參加「費用展覽」。張和安逐漸有了自己的積蓄。最後,他們用這筆錢贖回了自己,但選擇繼續在雜技團表演。

暹羅兄弟從展覽中賺了很多錢。他們買下了一個農場,並在32歲時與一位美國牧師的兩個女兒結婚。

張和恩的妻子分居,兄弟倆輪流回家,但由於生理上的限制,其中一個必須成爲另一對夫妻生活的「燈泡」。時間的流逝使兄弟倆的關係越來越糟。張易怒,嗜酒成癖。他善良聰明,討厭喝酒。他們每天吵架,甚至開始打架。

最後,他們要求醫生分開,但沒有人敢冒險。晚年,張從感冒變成肺炎,去世了;兩小時後,他去世了。

無論如何,張和安一起生活了63年,分別和妻子生了12個和10個孩子。

可悲的希爾頓姐妹

和暹羅兄弟一樣,希爾頓姐妹也被馬戲團視爲搖錢樹,但不同的是,她們沒有選擇,也沒有權利救贖自己。

1908年,一對連體女嬰在英國出生,從此開始了悲慘的生活。看著上面的照片,你第一眼就會覺得很正常,甚至會情不自禁地稱讚兩個孩子的相貌。

但事實上,他們的臀部是粘性的,這意味著無論他們做什麼,他們必須一起行動。

這對雙胞胎出生時沒有得到母親的祝福。他們的母親是一家酒吧的酒保。她的私生活混亂,經濟拮据。

而且,這孩子是個畸形兒。即使它很可愛,也無法阻止母親放棄的心。她相信連體雙胞胎是上帝對他們未婚孩子的懲罰。

因此,當她自己的女兒只有三周大的時候,母親把她們賣給了接生她們的母親瑪麗·希爾頓。

連體雙胞胎成了瑪麗的女兒。他們的名字是黛西·希爾頓和維奧萊特·希爾頓。3歲時,瑪麗讓她的姐妹們在馬戲團的舞台上表演。後來,她帶他們去美國和歐洲的「巡迴」影院賺取收入。

至於收入,瑪麗一點也沒有留給姐妹們,而是全部留給了她們。

1923年,希爾頓姐妹15歲時,瑪麗終於去世了,但這兩個小女孩沒有自由。因爲瑪麗瘋狂地將它們視爲一種遺產,並將它們留給自己的女兒伊迪絲繼續支配。

伊迪絲比她母親更善於從希爾頓姐妹那裡賺錢。她和她的丈夫強迫她的姐妹們學習樂器、跳舞和到處表演。每張演出票賣35美分。

伊迪絲夫婦對他們的「搖錢樹」毫不留情,但非常嚴厲。他們不僅限制他們單獨接觸任何人,還威脅要把他們送進精神病院。

幸運的是,上帝並沒有完全拋棄雛菊和紫羅蘭。所有的表演都爲姐妹們積累了人氣,伊迪絲和他的妻子也會讓她們和一些藝術家一起表演。

其中之一是魔術師哈里·胡迪尼。胡迪尼和姐妹們合作過很多次。在了解他們的經歷後,他不僅幫助他們樹立正確的價值觀,還爲他們請了一位律師,並將伊迪絲和他的妻子告上法庭。

在被擠壓了20多年後,這對23歲的希爾頓姐妹終於獲得了自由,並獲得了10萬美元(相當於現在的140萬美元)的補償。

有了金錢和自由,他們還參與了電影,這可以說是名利兼備。同時,兩人在青春年華中也充滿了對愛情的嚮往。

首先,她的妹妹維奧萊特墜入愛河。她的情人名叫莫里斯·蘭伯特。他們甚至訂婚了。令人擔憂的是,維奧萊特和黛西是有聯繫的,當時的法律不適用於連體婚姻。

最後,維奧萊特不得不與她的情人分道揚鑣。

後來,黛西也遇到了她的愛人,一位名叫哈羅德·埃絲特的演員。兩人墜入愛河並結婚,但他們的婚姻只持續了十多天,被迫終止。

姐妹倆不能正常結婚,活到60多歲,晚年揮霍了積蓄。他們只能做一些普通的工作,過著簡樸的生活。

1969年1月4日,姐妹倆沒有像往常一樣去雜貨店。老闆向警方報告了異常情況。幾天後,警察找到了他們的住所,發現他們已經死了一段時間。

原來,她的妹妹黛西感染了當時爆發的H3N2流感病毒,所以她死了。在她姐姐去世後,她的姐姐維奧萊特與遺體共存了2-4天,最後去世。

後記

與許多連體人相比,黛西和維奧萊特是幸運的。他們只有臀部連接,手和腿都很健康。今天,他們可以通過手術成爲兩個獨立的個體。

但遺憾的是,他們出生在醫療落後的時代,生活在一個不幸的家庭。他們既不能接受分離手術成爲獨立的個體,也不能接受正常的教育。他們的生活可以說是命運多舛和悲傷的生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文中的圖片來自網際網路。如有侵權行爲,請聯繫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