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車上有一位婦女抱著一個孩子。車廂里已經擠滿了人。其中一個年輕人睡在一個座位上,但其中一個占了兩個座位。孩子哭著要坐下,並指著那個年輕人。但是這個年輕人假裝沒聽見,仍然躺下睡覺。這時,孩子的母親安慰地說:「叔叔太累了,讓他睡一會兒,等他醒了,他會騰出地方坐。」

幾分鐘後,這個年輕人睜開眼睛,看起來就像剛剛醒來。然後他坐直了身子,給抱著孩子的女人讓座。

孩子哭著要坐下,但年輕人不理他。他母親安慰的話使年輕人禮貌地讓座。祕密在於年輕人對自己的「自我評價」已經改變。

可以想像,一開始,年輕人對自己的看法是「我占兩席,你能拿我怎麼辦」的流氓心理。然而,當他聽到女人對自己的評價時,他對自己的認知卻悄然變成了:「我是個通情達理的人,但我太累了,需要休息。」他的「自我概念」發生了變化,隨後他相應的行爲也發生了變化。可以看出,個人與社會的關係如此密切,個人常常需要社會中的其他人來評判,以完成他們的自我認知。

這告訴我們,我們是什麼樣的人往往取決於社會反饋。人們認爲我們是什麼樣的人,我們可能會成爲什麼樣的人。